新世紀小說網 > 兵鋒天下 > 第517章 危險,亦是機遇

第517章 危險,亦是機遇

        清晨,陽光明媚,一片和煦。

        “愛新覺羅的人——”

        林義站在鏡前,任由蘇子媚整理著自己的衣領,剛毅臉龐上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這個金大人,還真是有意思,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平日一向低調示人的林義,今天難得換上一身意大利純手工西裝,高級的面料,裁剪合身的時尚風格,更給他增添幾抹男人的魅力,也讓一旁忙活的蘇子媚目露自豪滿足神色。

        今天,是霍天洪的喪禮,對于這位亦敵亦友的老朋友,林義心中感慨萬千,還是決定隆重的舉辦一場喪禮,風風光光送他最后一程。

        “昨晚知道這個消息也讓我大吃一驚,我原本以為是師父想讓我交代的借口,后來經過調查,發現這個金大人,的確是愛新覺羅的人。”

        蘇子媚美眸閃爍,繼續說道:“族譜記載,他是醇親王后裔,屬于九福晉旁系一脈,在愛新覺羅族中的地位不高,但會做事,懂進退,再加上那一身高超武藝,很快讓他得到族內賞識,為他打點好前程,進入了東北邊軍部隊。”

        “東北邊軍?燕戰雄的部隊?”

        林義眼眸縮了縮,對于這位華國的名將,他久仰大名。

        沉吟一聲道,“幾十年來,燕戰雄的邊軍一直鎮守邊疆,條件最艱苦,環境最惡劣,大大小小的摩擦戰役幾乎從未斷過。”

        “但也正因此,邊軍是最能鍛煉人,也是最能讓人快速晉升,立下軍功的部隊。金大人選擇,倒也是有眼光。”

        “是啊,金大人也不負眾望,短短兩年時間,就從一個排頭兵成長為實權中校軍官,可謂前途無量。”蘇子媚沉吟一聲,繼續說道:

        “但是,后來他違背了愛新覺羅族規,在軍中愛上一個大家閨秀,兩人私定終身。當時的愛新覺羅無比注重血脈和傳承,他這樣做,無疑是狠狠抽了愛新覺羅一個耳光”

        “愛新覺羅當時決定將他移除族譜,并派了不少高手打算要了他命以儆效尤,但好在,金大人那位愛人的家族大力保下了他的命,從此,他只保留了‘金大人’這個綽號,并為女方的家族效命至今!”

        “杜家!”

        林義很快推斷出,保下金大人的家族,嘴角輕蔑勾起一個弧度,“沒想到,這個家伙,還是一個癡情男人。”

        蘇子媚點點頭,平聲說道:“那個女人,正是杜家的長女,杜近芳。現任東北邊軍的一二七旅旅長,上校軍銜。也算得上巾幗英雄。”

        在林義靜靜凝聽沉默時候,蘇子媚美眸中閃現出一抹憂愁,咬著紅.唇道:“林義,要不然,把他先放了吧。”

        “那個金大人就算被開除族譜,但他身上流著的是愛新覺羅的血,愛新覺羅極其護短,那些當權者可以把旁系族人當畜生一般使喚,但唯獨不允許別人侮辱傷害他們族人半分,因為這代表著他們整個愛新覺羅的臉面。”

        “我師父已經下了最后通牒,我能感覺出來,她這次很憤怒,非常憤怒。”蘇子媚緊咬著紅.唇,擔憂的說道:“若她真的親自來華海,憑借我們的力量根本無法阻擋她”

        “更何況,杜家也絕對不會坐視不管,這個金大人放在手里,根本就是個定時炸彈,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炸。”

        蘇子媚還想再說些什么,林義卻一把摟住她柔軟腰肢,聲音自信坦然道:“放心,該怎么做,我心里有數。”

        “在金大人沒吐出天刀覆滅的幕后黑手之前,我絕不會放過他,這一次愛新覺羅和杜家的威脅,是危險,但更是機遇。”

        林義淡淡說著,筆挺的身軀上散發著強大的自信,“他們既然敢冒險前來救金大人,那就同樣說明在金大人心里,這些人占據著相當重要的位置。”

        “只要我控制住這些人,那就相當于拿捏住金大人的軟肋,天刀覆滅真相,也就不遠了。”

        蘇子媚美眸睜大,不可思議的捂住嘴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想要憑借一己之力,對抗杜家和愛新覺羅?不,這太冒險了。”

        “富貴險中求,他們想殺我,那我就如他們所愿,做一回誘餌,把這些大魚小魚統統打盡!”

        林義捏著蘇子媚的俏臉,平靜笑著:“怎么說,現在整個華海都在我手上,在我的地盤,我還不信玩不過幾個外來戶。”

        話已至此,蘇子媚也不好再堅持什么了,作為一個女人,她懂得為身邊男人出謀劃策,但并不意味著她可以越俎代庖,隨意擺布自己男人的計劃。

        她能做的,唯有陪在心愛男人身邊,陪他闖過一切難關。

        “好了,別生氣,大風大浪都闖過來了,還在乎這些小風雨嘛?”林義從身后抱著有些生氣不滿的蘇子媚,在佳人抿嘴一笑,嬌嗔白了他一眼同時。

        林義掃了眼手腕的手表,說道:“時間差不多了,走,先去參加霍老板的喪禮!”

        按照霍天洪的遺愿,他的喪禮在霍公館舉行,這個見證了他撅起輝煌落幕的諾大府宅,此刻一片蕭瑟和落寞。

        府宅中的擺設建筑甚至花草蟲魚,都是原先的面貌,林義未曾動過半分,只是,熟悉的人卻再也不見了。

        近乎整個華海以及珠三角地帶的頭面人物,盡數到齊,寬闊的大院內擠的滿滿當當,全都一副感慨緬懷的姿態。當然,更重要的是去和林義這位已經全面掌控華海的唯一一位霸主,打好關系。

        麻衣和大雙小雙在門口一一迎接賓客,像賓客回禮,林義則是被霍天洪以委托人身份,主持著今天的喪禮。

        沒有過多的寒暄,也沒有什么意外發生,現場的喪禮很順利,很平靜的舉行完畢,就如同霍天洪安靜離世的樣子一般。

        兩小時后,送走了賓客,林義親自帶著浩蕩的車隊,風風光光的送著霍天洪和牡丹的遺體,去往他們選好的一片墓地。

        “節哀。”

        車內,林義遞給大雙小雙兒女一疊紙巾,有幾分心疼的對哭的梨花帶雨的女孩說道:“霍老板走的很安詳,這片墓地也是有華海最有名氣的風水大師親自挑選,將牡丹和霍老板合葬,順順利利,福庇子孫。”

        “霍老板在天之靈,會欣慰的看著你們成長幸福生活下去。”

        大雙小雙兩女壓抑不住復雜心情,伏在林義的懷里哭訴起來,“林大哥,你放心,我們,我們會好好的”

        “好,那就好。”林義有些尷尬笑了笑,兩個嬌滴滴大美女入懷,卻是讓他感覺有些異樣沖動,但考慮到現在的氣氛,也不適合多說些什么,只能一直這樣沉默著

        兩個女孩哭訴了一陣似乎心情好多了,而就這時,前方的車隊忽然間停了下來,緊接著聽到一聲嘈雜的議論吵鬧聲音。

        林義眉頭一皺,隱約間心生一股煩躁慌亂感覺,搖下車窗問道:“什么事?”

        “義哥”一個霍家手下的恭敬的走過來,氣憤說道:“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玩意,弄了一棵老樹橫在路口,車子根本過不去,兄弟們得耽誤些時間挪走它。”

        “我知道了,做事吧。”

        林義點點頭,抬頭掃量著四處的環境,車隊行駛在一段山路,四周懸崖峭壁,都是一些落石多發地段。

        老樹?

        林義忽然神情緊繃,這四周一片荒蕪,最近的林子也得有十幾公里,哪來的樹?

        一瞬間,一股極其危險的感覺涌上心頭,林義瞬間感覺頭皮發麻,他連忙踹開車門,厲吼一聲:“危險,快散開!”

        轟!

        話音剛落,火光騰空四起!

  http://www.duevgm.tw/book/58135/2672004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uevgm.tw。新世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100xs.com
云南11选5胆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