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小說網 > 歷史科代表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強懟年輕記者

第五百二十三章 強懟年輕記者

        而采訪的過程肯定是問問學習方法,聯系一下學校教學,再折射一下教育機制之類的,朱聞天不僅自己回答得好,而且也給足了學校、教育相關部門面子。

        同時朱聞天的語言表達不著痕跡,沒有一點兒刻意說好話的感覺,聽得校長和到場的一位教育局副局長連連點頭認可,暗贊朱聞天說話有水平。

        “當前有很多家長、社會人士認為,高中階段的學習壓力太大,以至于學生們失去了對生活能力的成長,我想問朱同學,也問陸同學,你們除了好成績之外,高中生活收獲如何?”

        省報同來的記者有點兒年輕,好不容易搶到一個話題,卻是問得十分刁鉆,其問題說出口之后,在場包括校長和教育局副局長等人都是皺起了眉頭。

        這個問題簡直是在找茬,年輕記者本人問完之后也發現了現場氣氛的詭異,不禁擦了一下額頭的汗。

        他是想要問一下素質教育的問題,不過這會兒這個話題太過敏感了,換做普通學生還可以問一下,眼前的可是省高考狀元和有望清北的女生,若是答得不好,各方都會受影響。

        “您是要問高中生全方位成長,還是要問素質教育的問題?”

        大概是問完問題之后年輕記者也有點兒懵,面對朱聞天的問題,他竟然沉默了好一陣子沒有回答,也不知道是不是現場“氣壓”太強了。

        “這樣吧,記者先生,我先說說身邊這位女同學——陸瑤,她是和我一個班級的,也是今年高二參加提前高考,并取得了全省第89名的好成績。

        據我所知,陸瑤同學呢,除了注重學習成績之外,也注重素質提升,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現在更是一名預備d員,應該能夠說明一些問題吧。

        生活上,陸瑤同學興趣十分廣泛,獨立能力也非常強,曾經到過米國、澳洲等多個國家進行參觀、學習,同時還獲得了米國德州大學的入學資格。

        我認為老美能夠認可陸瑤同學,說明我們教書育人的水平不比他們差,記者先生認為我說的對不對?”

        朱聞天曾經聽陸瑤提起過德州大學的事情,而此時正好拿出來做個對比,斷了記者的后路,以免其在國內教育方面找什么毛病。

        周圍校長和副局長等人越聽越是點頭,只有一人——趙老頭稍稍詫異了一下,感覺是不是朱聞天知道的有點兒多了。

        不過稍稍一想之后,陸瑤和朱聞天都是一個班的學生,感覺平常有點兒交流也是正常的事情,因而趙老頭也就沒有繼續多想什么了。

        “這位陸瑤同學還真是全面發展呢!那么朱聞天同學你呢?談談你的高中生收獲吧!”

        本來省報記者的話題可以就此打住了,不過年輕就是年輕,這家伙竟然因為朱聞天的一席話,認為是朱聞天搶白了他,引起了一絲逆反心理來,仍舊在剛才的問題上捏著沒放。

        “呵呵,本來我不想過分張揚的,然而這位記者似乎認準了這個問題,那么我也只能勉為其難地多說上兩句了。”

        朱聞天把控著現場的氛圍,知道省報這個毛頭小子算是把在場眾人都得罪了,甚至包括省臺他那些同行們,因而語氣也瞬間銳利起來。

        “朱同學你說,是不是也被米國大學錄取了?”

        本來朱聞天還想著稍稍留點兒回旋的余地,不過省報毛頭小子記者卻是上勁了,以米國留學作為比較,想著將上朱聞天一軍。

        這樣的脾性也不知道是怎么養成的?朱聞天強烈懷疑省報怎么會錄用了這樣的一名記者,性格也太扭曲了一些,朱聞天無非是圓滿破解了他的一個刁鉆問題而已!

        而此時年輕記者其實完全可以以一句贊賞收關,說不定還會被在場眾人認為是提前設計好的一個問答環節,一點兒不傷大雅,反而會提升采訪質量,不過年輕記者卻是選擇了硬懟!

        “好吧,我先回答你這個問題。年前我是考過toefl的,不過卻是沒有興趣再去查成績了,因為我是農村出來的學生,那時候并不具備出國留學的經濟基礎。

        當然了,如果記者先生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幫我查一下,我想成績應該是不錯的,因為當初考完的時候,我能夠有把握考到接近滿分”

        其實朱聞天選擇回答這個問題,是為了首先講明一個前提罷了,沒想到年輕記者卻是立即回懟了一句。

        “那朱聞天同學是沒有拿到米國任何一家大學的offer了?”

        “對,也不對。我是沒有申請米國任何一家大學。”

        朱聞天言辭更加犀利,最終視線跟年輕記者碰撞了一下,對方這才埋下頭去,把朱聞天剛才的話給記了下來。至于所記的內容就不知道是如何措辭的了。

        “我來講一下我的故事吧,剛才我也說過了,我是一個農村出來的學生,相信上峰地高學校內,像我這樣的農村學生還是占了多數的。

        在我上高中的兩年時間里,除了學習之外,我還做了一些家教等勤工儉學,后來賺了一些錢之后,我又跟家里表姐在tsgtao大學城合伙開了一家服裝店。

        這家店叫什么名字我就不說了,以免造成做廣告的嫌疑,當然如果記者先生想要了解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地址就在tsgtao大學校內,大學生創業中心一樓,執照是我的名字。

        通過服裝店我賺了一些錢,同時我給家里添置了一些農機具,把黨參種植擴大了不少,再加上一些暑期工之類的,我高中自給自足還是做到了的。

        如果記者先生要具體了解的話,看到教學樓前那輛大切諾基了沒有?那就是我高中階段自己賺錢買的。

        記者先生如果不信,可以去深入了解。不過我可以提前告訴記者先生,我爸媽都是農民,而且黨參種植今年才擴大種植規模,還沒有收益。我這么說您能理解么?”

        既然開啟了“強懟模式”,而且年輕記者這會兒已經成了整個采訪過程的公敵,朱聞天也就沒有必要再留什么余地了。

        其實他不想提自己種植黨參的事情,但是這樣的事情挖掘出來的話,借助一下輿論就又可以作為反證了,倒是不如直接說出實際情況來得好。

        而涉及到服裝店的事情,則是朱聞天有意提及的,眼下服裝店正在宣傳階段,這會兒正可以借助媒體的力量,增加一下曝光度。

        “嘩嘩”

        朱聞天講出這樣一番話來之后,校長辦公室內首先是靜謐了兩三個呼吸,然后不知道是誰首先鼓起了掌,掌聲很快充盈了整間房子。

        。

  http://www.duevgm.tw/book/41820/2673421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uevgm.tw。新世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100xs.com
云南11选5胆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