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小說網 >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 第三百一十章 呂奉先!

第三百一十章 呂奉先!

        進到了府門之后,便看到火山陪著一個四五十歲的半大老頭子站在這里。火山自從方士一門崩塌之后,便又恢復了他廣仁弟子的身份。看見了吳勉之后,兩個人便有些不對付的看來看去。如果不知道的話,誰也想不到這樣的一個點火就著的紅發男人竟然會是方士一門最后一任大方師。

        而火山身邊的半大老頭子,身穿絳紅色的官服,頭戴只有皇帝近臣才能佩戴的高山冠。老頭子瞇縫著眼睛看向被廣仁迎進府中的吳勉、歸不歸幾個人,見到這幾個人進府之后,便滿臉笑容的迎了上去:“漢司徒、尚書令王允見過幾位高士,聽聞廣仁先生言講,幾位高士都是不世出之豪杰。有幾位助陣,大事必成……”

        “老家伙,他是不是在罵街?”百無求聽不明白王允帶著太原口音的官話,當下二愣子瞪著眼睛,對著歸不歸繼續說道:“老小子敢有一句罵街的話,老子讓他這輩子張嘴將害怕!”

        歸不歸哈哈一笑,看著有些尷尬的王允,對著自己的便宜兒子說道:“傻小子,王允大人哪里是在罵街?那是在夸你長得一表人才。”

        本來以為這么說百無求總是要客氣幾句,沒有想到聽有人夸它一表人才,二愣子竟然啐了一口,沖著已經笑不出來的王允說道:“呸!虛偽……”

        歸不歸嘿嘿一笑之后,沖著一臉尷尬表情的王允說道:“王允大人不要怪罪,犬——小兒自幼在鄉野之所長大,不識利益,得罪了大人。還請大人高抬貴手,不要和小兒一般見識。”

        他們幾個人說話的時候,已經有王允府中的近人將門口看熱鬧的百姓哄走,確定了沒有人在附近偷窺之后才將大門關好。這個時候,廣仁也過來打了圓場:“這里也不是說話的地方,王司徒,聽說你府中藏有好酒。真是巧了,這幾位高士當中就有品酒的行家。你破費幾壇好酒如何?”

        “理應與兩位大方師與幾位高士痛飲的。”王允臉上的表情總算好了一些,當下他哈哈一笑,吩咐了手下人去準備酒宴,隨后將吳勉、廣仁眾人請到了中堂當中。

        一路向著中堂走去的時候,吳勉有意無意的靠近,遠離廣仁的位置。反復幾次之后,這個白發男人終于確定了一件事情,廣仁身上有什么東西在壓制這自己那顆已經長成大樹的種子力量。距離那位前大方師越近,被壓制的感覺便越強烈。拉開距離之后那個壓抑的感覺便慢慢的減輕。

        而廣仁似乎還不知道自己會對吳勉造成這么大的影響,這位前任大方師心里也暗自忌憚吳勉成長的如此迅速。這位前任大方師的眼里,偶爾有一瞬間還能看到他對吳勉擁有這股巨大力量的艷羨。

        而火山皺著眉頭看向吳勉,在他看來,這個白頭發的男人忽遠忽近,就是對廣仁大方師不敬。雖然他們二人的術法已經徹底的倒轉了過來,不過只要吳勉再有一點明顯對廣仁不敬的表現,他也會沖上去和這個白發男人拼命。

        到了中堂之后,王允、吳勉、廣仁等人按著賓主落座。趁著仆人們還沒有將菜端上來,歸不歸直接進入主題,笑嘻嘻的對著廣仁說道:“大方師,今天老人家我找你有兩件事。你師尊徐福大方師麻煩我們幾個給你帶個話,他說和你交代過一件事,不過這么多年你一直拖著沒辦。那個老家伙有些生氣了,讓你不可以再拖了,快些辦好……”

        說到這里的時候,歸不歸的眼球快速的轉動了兩下。隨后嘿嘿一笑,繼續說道:“還有件事,那位徐福大方師年幼時得過一家人的恩惠,這件事他和你說起過嗎?就是姓屈的那戶人家。你師尊本來打算親自報恩的。不過做了方士之后便忙的忘記了,等到想起來的時候,他的恩公已經亡故了。當年徐福算到他恩公的后世有魂魄消亡之災,讓你們幫他去還了這個恩情。”

        聽到這里,吳勉不動聲色的看了歸不歸一眼,這個是在海上的時候,徐福分派給他們的事情。想不到老家伙偷懶,將這件事推給了廣仁。

        沒想到這位前任大方師微微的搖了搖頭,隨后微笑著從懷里面取出來一張絹帛。隨后親自走到了老家伙的身邊,將這張絹帛遞給了歸不歸,隨后說道:“這是徐福大方師不久之前派人送回來的,這個和歸師兄你說的有些出入啊。上面清楚的寫著,他將第二件事交由歸師兄你來處理。這個應該是歸師兄記錯了吧?”

        “老人家我就說,徐福那個老家伙的主意一會一變。在海上說的好好的,沒過幾天就都忘了。”給廣仁當場揭穿,歸不歸一點都沒有尷尬的意思。嘿嘿一笑之后,他繼續對著廣仁說道:“還有一件事,不知道送信的的綱元跟沒跟你說過。宗門當中假山下藏著什么東西,那件小玩意兒已經被你們看了百年的元昌帶走。怎么說元昌那個小家伙和你們搭伙也這么久了,他在哪里你們二位大方師不應該不知道吧?那件小玩意兒也是徐福點名要的東西,現在綱元拿了件假的回去糊弄徐福去了,過不了多久,徐福還會派人回來查的,老人家我勸你,在那人來之前找到元昌。”

        “假山下面的東西?”廣仁皺了皺眉頭,當下他回頭看了看同樣一臉迷惘的火山。見到自己這弟子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之后,廣仁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師徒并不知道那假山下面藏著的是什么東西,徐福大方師也從來沒有告訴過我、火山宗門里面還藏著什么東西。”

        看到廣仁、火山都不像是撒謊的樣子,歸不歸也皺起了眉頭。假山下面藏著的東西,既然不是從這兩位大方師這里聽說的,那又是誰告訴元昌的?

        “有在這里亂想的時間,已經把元昌帶過來,讓他自己和你們說清楚了。”吳勉有些不屑的哼了一聲之后,繼續說道:“你們想不通的,元昌知道。算著徐福派過來的再過幾天就到了,要不你們兩位大方師到時候和那個人說吧。”

        聽了吳勉不咸不淡的話之后,火山的火氣便冒了出來。當下廣仁咳嗽了一聲才算吸引住了火山的目光,看著自己師尊使的眼色,火山壓住了心頭的火氣,對著吳勉、歸不歸開口說道:“方士宗門崩塌之前,我的確在元昌身上一點手腳,以便追查他的行蹤。不過他吞噬了面具樓主的術法之后不久,我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記便突然消失,想著他早就發現了那個印記,有了樓主的術法之后,便將它抹掉了。”

        說到這里,火山頓了一下,看到自己的師尊沒有阻攔自己的意思。當下他繼續說道:“不過想要找到元昌,也不是很難。三天之前,有人在洛陽城外見過他向著城里走過來。算著他應該在洛陽城中有落腳的地方……”

        就在火山大方師還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突然看到王允的管家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這個人到了王允的面前之后,有些慌亂的說道:“大人,奉先到了。他的中軍已經到了府門前,讓我們準備迎接……”

        聽到這個叫做奉先的人到了,王允的臉色當場大變,慌亂當中他仰頭栽倒在地,剛剛被管家扶起來的時候,便聽到中堂外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最后就見一個身穿金色戰甲,身高丈二的年輕將官從外面走了進來。

        見到了吳勉、廣仁之后,這人并沒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只當這些人都是王允的幕賓,當下沖著王允一拱手,算是施禮說道:“岳……岳……岳父。岳父…..大……大……大人在……在……在……在上,授……授小婿……小婿一……小婿一拜。”

        說完之后,這人跪在地上對著司徒王允磕起頭來。一邊看熱鬧的二愣子嘆了口氣,說道:“可惜了,挺好的人是個結巴……”

  http://www.duevgm.tw/book/2508/2650375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duevgm.tw。新世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100xs.com
云南11选5胆托